那抹笑容、

即使穿过了起伏不定的时间的海,依然可以再次回眸,淡淡的微笑...

可是,你没有

云淡风轻:

文/汪雯

10年前,我们在珠海相识,

我大你5岁,

我以为你一定不会喜欢我,

可是,你没有

你说,你显老,跟我正相衬

8年前,我们一起住在北岭

一起骑单车四处觅食,一起遛狗

我们的父母都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以为你一定会放弃

可是,你没有,

你说,以后是我们生活在一起

7年前,我们买了套小房子

是你喜欢的小复式,还有你喜欢的大阳台

我以为你会在房产证上写我们俩的名字

可是,你没有,

你说,有我一个人的就够了

4年前,家里多了个小小人

偶尔我会忽略了你,你抗议了多次

我以为你会出去烂滚

可是,你没有,

你却把工资卡都交到我手里

2年前,我们买了新车子

车刚到手就被我撞得面目全非

我以为你一定会责怪我

可是,你没有,

你安慰我说只要人没事

1年前,报社组织去泰国

你要我去散心,自己留下带孩子,

我以为未来你可以带我和不哥再去,

可是,你没有

大年30夜,确诊后的你抱着不哥看烟火

你说你好想看着不哥长大,娶妻生子,

我以为你至少能陪我们过完马年,

可是,你没有

上周六,我们坐船从香港返回

你还想帮我背行李,对我说,

别哭,还在呢,

我以为下周你还能让我陪你再去复查,

可是,你没有

昨天晚上,你离开我和不哥第一天,

生前昏迷,未能留下只言片语,

我以为你会让我梦到你,叮嘱种种事宜,

可是,你没有

不关乎于想念。

倒。影:

与其说想念那个人 不如说是想念那份感情。想念那时候的心情 与那时候的自己。
明明舍不得 可真的轮到自己来抉择的时候 又开始欲说还休 患得患失。
翻看原来的日记 好久不再写长句子。表达欲随着年龄开始丧失 说得真对。
还以为自己开始想念呢 心底藏好的人偶尔露面 偶尔 也希望在街上偶遇 说声好久不见。
谁知道我有多羡慕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人 可以最早知道你是不是剪了头发 是不是穿了我喜欢的格子衬衫 是不是还唱Eason的歌。
是不是 会偷偷想念我。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在单曲循环的时候 在场景与目光重叠的时候。
是不是 和我一样 在思念呢。

其实并不难是你太悲观,隔着一道墙不跟谁分享。

倒。影:

最后一次 打开手机拨通纸上记下的那一连串11位号码 或许是在去年夏天 或许是在今年春节 总之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短信 facetime QQ msn 越来越多越来越便捷的通讯手段 只要敲打几个字就可以联络 却总是会有再也找不到的某些人

他们被留在记忆里某个充满或阳光或阴郁的片段里 然后记忆上了锁或者是弥了层雾 磨砂玻璃相隔阂能看见再也无话可说 比起下楼就可以朝着对方家院子大喊一声再直接出来玩耍的时光 现在这样 未免是多了更多的悲哀吧

「也许也不记得我吧。」

就好像夜晚哄着小妹子睡觉要给她讲的睡前小故事 骗她不睡觉大灰狼要来吃人那样轻而易举 轻易自欺欺人付出多少真情

也许 总也会用这样带有猜测的语句来想 对明天对不明了的事情用自己的想法 偏执地安上一个带有独特意义的解释 然后不带痕迹轻轻抹掉或者吹口气一下子随风去了

有多少人不敢面对自己的真心 在夜晚睡觉之前躺在床上才敢放肆隔着被子哭一场 歇斯底里也是妄想 想变透明 不想被人注意

其实已经很少写文字了 不单是学习压力增大的缘故 更多的还是已经没有什么想要表达 有时觉得堆叠文字变得繁琐变得心酸 好像要掏空自己才写得了一篇看完可以令别人令自己微笑的文字

一直都很羡慕那些随意敲打一些字符就把自己想表达的发挥到极致的人 就好像在讲关于别人的故事平淡而又自然

这个午后翻出了一张小学时候的毕业照合影 那时候小小的脸庞看起来烦恼都不多 哪怕明明很清楚当时的自己有一堆觉得天快塌下来的问题 现在来看那些问题 也只能轻轻笑笑就过去了

就像那些在生活里来了又走的那些人 当时爱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失去就没法活的人 到底走了以后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改变 日子照常过

你并不孤单 能做到也不难 别把自己想那么悲观 就这样 也是好的 非常非常好

其实并不难是你太悲观,隔着一道墙不跟谁分享。

倒。影:

最后一次 打开手机拨通纸上记下的那一连串11位号码 或许是在去年夏天 或许是在今年春节 总之已经记不大清楚了

短信 facetime QQ msn 越来越多越来越便捷的通讯手段 只要敲打几个字就可以联络 却总是会有再也找不到的某些人

他们被留在记忆里某个充满或阳光或阴郁的片段里 然后记忆上了锁或者是弥了层雾 磨砂玻璃相隔阂能看见再也无话可说 比起下楼就可以朝着对方家院子大喊一声再直接出来玩耍的时光 现在这样 未免是多了更多的悲哀吧

「也许也不记得我吧。」

就好像夜晚哄着小妹子睡觉要给她讲的睡前小故事 骗她不睡觉大灰狼要来吃人那样轻而易举 轻易自欺欺人付出多少真情

也许 总也会用这样带有猜测的语句来想 对明天对不明了的事情用自己的想法 偏执地安上一个带有独特意义的解释 然后不带痕迹轻轻抹掉或者吹口气一下子随风去了

有多少人不敢面对自己的真心 在夜晚睡觉之前躺在床上才敢放肆隔着被子哭一场 歇斯底里也是妄想 想变透明 不想被人注意

其实已经很少写文字了 不单是学习压力增大的缘故 更多的还是已经没有什么想要表达 有时觉得堆叠文字变得繁琐变得心酸 好像要掏空自己才写得了一篇看完可以令别人令自己微笑的文字

一直都很羡慕那些随意敲打一些字符就把自己想表达的发挥到极致的人 就好像在讲关于别人的故事平淡而又自然

这个午后翻出了一张小学时候的毕业照合影 那时候小小的脸庞看起来烦恼都不多 哪怕明明很清楚当时的自己有一堆觉得天快塌下来的问题 现在来看那些问题 也只能轻轻笑笑就过去了

就像那些在生活里来了又走的那些人 当时爱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失去就没法活的人 到底走了以后发现自己并没有被改变 日子照常过

你并不孤单 能做到也不难 别把自己想那么悲观 就这样 也是好的 非常非常好

林田:

愿美好对着你心头的冬天微笑:>新年,晚安